做了噩夢。
zidane的法蘭西在627,
替raul的西班牙提前買了歸去的機票。
 


再怎麼壯烈的火燄,終於熄滅無聲,跟那經夏即死的秋蟬同樣命運。



之前曾説過法國分組賽第一場難以下嚥。
但今天凌晨,我硬生生目睹了一朵來不及綻開的花被狠狠踩碎至土裡。
.........一場90分鐘的鬧劇。
下半場看到raul被換下場,基本上已經什麼都聽不到了。
對於勝負,我看得很開,打擊我的從來都不是終場的得分板,讓我怎麼也不能原諒的,是玩弄一個球員這樣可惡的事,況且他是跟zidane站在同等地位的raul!!!
maldini因為老天一時忘了公理正義離開;
raul是怎麼離開的呢?被一個剛愎自用的老頭用如此愚蠢的方式,逐出漢諾威。
謎樣433,謎樣的右路,一開始那裡就沒有raul的位置。
我不懂,阿拉岡内斯基於什麼理由帶raul來德國?分擔罪責?也許是個答案。
當然我不該用這麼卑鄙的心思揣度西班牙的“智者”,但看到他對villa的縱容和對torres的信任,更讓我看清楚那個在場上拚命的raul是多麼華麗的一個笑話。
上半場跌跌撞撞沒有讓癡呆老人回神,下半場一樣不痛不癢地在進攻,.........奪冠熱門的西班牙,光是自大這點已經預告你們的失敗,因為你們連攻破老邁法國的大門都做不到。
討論板有人在不滿torres有人在不滿villa,但他們都是西班牙未來的資產,即使有錯也不該被詛咒,因為該負起一切責任的是那個冥頑不靈、膽敢接歐洲盃教練一職的阿拉岡內斯。
勞爾的年紀,應該還可以激情洋溢血液沸騰幾年,但他卻沉默已久,不管是對於俱樂部的經營方式或是自己上場的位置或是莫須有的攻擊聲浪,他都已經不再多說什麼。
開賽之前,他只說了:欠西班牙的,都要還回來。
未滿三十的他,是帶著怎樣的覺悟配合他年輕氣盛的新隊友配合阿拉岡內斯的詭異戰略與失敗的調度,可他偉大的教練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是回家的機票。
我在德國板凳上看到克林斯曼的直率,我在荷蘭的板凳上看到范巴斯頓的氣度,我在巴西的板凳上看到佩雷拉的謹慎,我在義大利的板凳上看到里皮的計算......
我在西班牙的板凳上,只看到一個老眼昏花整個狀況外的老傢伙。
沒有哪一場賽事,讓我如此疲累。累癱在床上比賽畫面卻在腦海裡離不開。
raul穿梭的身影,竟然不在禁區。raul急奔的腳下,沒有黑白球......。
轉播結束時我唯一慶幸的,是攝影機沒帶到raul,不然再多深呼吸,也忍不住悲憤的眼淚。
不過今天我看到了。
他堅強地沒有掉淚,用他的手臂環抱哭得悽慘的fabregas。
我卻看著這樣的他淚流滿面。
真的已經夠了,如果待在皇馬是他不變的初衷,那我就一直看顧到他離開,但我再不願看到他背負著展開紅黃旗幟的夢想努力前進卻一次次被粉碎,所以我說不出南非再見這樣違心的話。


我的西班牙王子,歐洲盃之後,請收起你閃耀但傷痕累累的翅膀,回家吧。

* * * * *

以下内容經許可轉載於Baidu勞爾吧:


阿拉貢內斯先生:
現在您已經收拾好您的刮胡刀準備回家了吧,您用您的昏庸再一次斷送了西班牙隊的大好前程,您讓勞爾度過了一個最糟糕的生日,您耽誤了小凱西的青春,四年以後,當西班牙再次回來,勞爾已經三十三歲,他,曾經的隊長,很可能再也無法代表國家隊的比賽,比起菲戈的英勇轉身和席丹老奸巨滑的退場,勞爾何等不幸。而那時候小凱西也已經是勞爾如今的年齡,且不知道是否會再次被一個和您一樣昏庸的教練葬送。
先生,作為一支球隊的統帥,您是否知道比賽猶如戰爭,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勞爾此前傷病纏身,如果他不符合您的既定戰略(您那個該死的433陣型裡根本沒有勞爾的位置!)您完全可以不把他帶到德國;既然您把他帶到德國,為什麼您棄用了能與他協同作戰的莫倫斯特等老將,而把寶盡數押在一群缺乏世界盃殘酷淘汰賽經驗的孩子身上?小組賽第一場對烏克蘭的輕鬆獲勝,和第二場對突尼西亞勞爾帶來的大逆轉,暫時掩飾了您的老糊塗,第三場對陣弱旅沙烏地阿拉伯,您的戰術調度的混亂已經完全暴露出來了:
1,您讓主力全部輪休,派出全替補陣容上場——難道您準備在淘汰賽中一換十一人?
2,您讓他們上場了,卻又讓他們繼續打您唯一的法寶433,導致他們沒能很快進入狀態。
3,等他們漸漸控制了場上局面,比分領先,進攻節奏也漸入佳境時,
您又忽然把三個主力一齊換上,而三個主力和中場又完全不配合,於是下半場居然被沙烏地阿拉伯壓著打,一時場面混亂不堪。
如果不是沙國實在太弱,運氣也太壞,合理的結局是平局而不是勝出。您思維的詭異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以為這場無關緊要的比賽能讓您清醒一點,及時調整戰略部署,沒想到今天凌晨的比賽,你讓西班牙和我們這些球迷徹底墜入深淵!

如果說,上屆世界盃西班牙身中冷箭離去,使我憤懣不已,可是今天,我剩下的唯有哀傷,這是我見過西班牙最不華麗,最缺乏進取心的一場比賽。賽前我聽到消息,訓練中您教導他們:關鍵是控球。我的心頓時發涼。控球本來就是西班牙的強項,而進攻的效率才是取勝的關鍵,您這不是本末倒置嗎?何況,法國隊控球的技術一點不比西班牙差。
看到勞爾首發我的心又是一涼:勞爾不是小孩,他不需要您的糖果,首發不是您派給他的廉價生日禮物,您真的看重他,就讓他打替補,在最關鍵的時候把他派上場,一如對陣突尼西亞。他也不是替您分謗的擋箭牌,您開脫自己罪責的藉口(您人為的製造新老隔閡,一支素來團結的隊伍,被您攪得人心散亂,我就先不說了吧!)法國隊已是沒牙的老虎,您手下卻猛將如雲,西班牙的特色從來就是進攻,進攻,現在您更有資本指揮他們衝殺過去,跑也能跑死法國人,累也能累死法國人,拖也能拖死法國人。可是您說:關鍵是控球!於是您的弟子們不緊不慢在中場來來去去的盤帶,倒腳,對,這也是西班牙的特色,但是盤帶還是那個盤帶,倒腳還是那個倒腳,味道卻完全變了,鬥牛士們擅長用這種方式來控制場上的節奏,撕裂對方的防線,這回卻是法國這頭垂死的瘋牛不知不覺地慢慢地控制了他們,把每一次發兵消解無形。您竟然想兵不血刃就過前世界冠軍這一關?開什麼玩笑!於是他們把前沿放在了中場,每次我看到勞爾彆彆扭扭的在中場徒勞跑動卻始終拿不到球的時候,真是心如刀絞。禁區才是勞爾的位置和舞臺,中場,那是法國人克敵制勝的法寶!

那個點球再次暫時掩飾了您的錯誤,我以為他們會借此士氣大增,加強進攻,我錯了,我完全相信賽前您給他們的指示是:穩住,穩住。他們穩住了,穩得可笑,依然沒有像樣的進攻,而西班牙的後防線還和以前一樣脆弱。法國的反擊就是那麼一招,那麼一招反復出現卻沒有引起您的警覺,您沒有給大部份缺乏經驗的球員一個必要的提示,終於讓他們借此機會扳平了比分。

我以為中場休息之後您能夠穩住軍心,下半場開始沒多久,您的詭異思維叫我徹底驚呆了。您毫不猶豫的幾乎在同一時間用光了三個換人名額,也就喪失了最後的修正機會。您換人的目的是什麼,意義何在,除了您之外沒有人看明白。華金上場了!您為什麼不讓他首發強化邊路進攻卻要在此時浪費一個換人名額?勞爾下去了!您知道一名經驗豐富的隊長,在丟失一球、心理受挫、漸漸浮躁的隊伍中,可以起到什麼樣的作用麼?您看看斯柯拉里為什麼徵召已經宣佈退出國家隊的菲戈,您看看為什麼席丹跑都跑不動您的對手還堅持用他,那可不是他的退役禮物!哈維也下去了!於是中場再無人調度指揮,頓時亂成散沙。這時候我已經預感到了悲慘的結局,但是還心存一絲僥倖:既然您不指揮他們進攻,那麼就指揮他們防守吧。只要拖到加時賽,還能換人變陣,而體能衰竭的法國隊將無能為,即使到了點球大戰,西班牙的贏面還占了七成,因為有最擅長撲救點球的少年門神凱西利亞斯!

但是我很快絕望了。場上既無力組織像樣的進攻,又不能堅決的撤回防守,還是在不緊不慢的糾纏。不戰不守,不降不走,您這統帥真是當得比葉名琛還牛!當普約爾那個誤判發生後,我緊緊捂上了眼睛,逃離了電視。抱歉,我還是那麼脆弱,我沒有勇氣再次面對西班牙的突然死亡。何況從前西班牙縱使被人一箭穿心,倒地的瞬間也是華麗而悲壯,我真的不能忍受這樣慘澹的死亡。讓我最不能忍受的是,我寵愛的孩子凱西,再最後時刻成為席丹那只沒牙的老虎嘴裡的食物!這樣的侮辱都拜您所賜!如果西班牙奮戰後因年輕和實力不足倒在巴西腳下,我仍然會感到幸福和驕傲,你們卻再次死在衰老遲鈍卻又狡詐多端的法國面前,死不瞑目。

比賽前,您給隊員們請了心理醫生。您忘了,他們的問題不是心理醫生可以解決的,應該解決他們的“心理問題”的,只有您,尊敬的西班牙國家隊教練。看看葡萄牙,我鍾愛的另一支球隊,從前看他們的比賽和看西班牙的比賽一樣,分分秒秒使我膽顫心驚,葡荷一戰之後,我忽然對他們有了極大信心,相信他們不會再死得不明不白,窩窩囊囊,相信他們即使身處逆境,也有破釜沉舟的勇氣。一柄寶光湛然的名劍平添了沉穩與凌厲,那就是一等一的殺人利器了。治好了葡萄牙人“心理問題”的不是別個,是他們的教練斯柯拉里。正是他率領的葡萄牙,在歐洲杯上終結了對西班牙36年不勝的歷史,把你們淘汰出局。我不能不坦率地說,您和他執掌帥印的能力,不是一個檔次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從行兵佈陣臨場指揮到與球員的溝通交流,他胸有成竹,您故弄玄虛,他不怒自威,您自毀長城。您怎麼對得起我們這些支持西班牙多年的球迷,您怎麼好意思繼續竊取您沒能力執掌的帥印!求求您快點離開吧,如果您的合同簽到歐洲杯,就是斷絕勞爾退役前實現心願的最後希望和戕害一眾球星的青春年華。

驕傲的西班牙人,你們從來不肯低下高貴的頭顱,你們有頂級的世界聯賽,有奢華的球星陣容,幾十年來,卻無法在大賽中取得任何好成績,全世界球迷都看得清楚的問題,你們就沒有自己反省過嗎?除了每下愈況的皇馬,你們的豪門俱樂部裡都是外國教練坐鎮,可是你們的國家隊從來不請外國教練,那讓你們覺得丟人。可是阿拉貢內斯先生這樣的國寶,你們還是省著點用吧。你們需要的是斯柯拉里、希丁克這樣的戰術大師。別不服氣,就是他們把在你們的手下敗將甚至是沒有資格和你們交手的魚腩隊帶成了對你們一劍封喉的殺手。

阿拉貢內斯先生,今天一整天我都不能從昨晚的打擊中回過神來,再次懇請您離開,我多麼希望這封信能夠交到您的手裡,而不是在我的日記本上洩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瑪莉吃土中 的頭像
瑪莉吃土中

[ 天堂之路 ]

瑪莉吃土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