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嘛,
總有幾天會陷入暴躁易怒看什麼都不順眼的狀況裡。
但我想最近這些雜七雜八的事,
比如我老子到底在搞屁我老媽到底有完沒完我妹可以再唬爛一點,
或是馬的排個假這麼難暫時不要再搞網拍沒事找事行不行,
不然就是為什麼薪水總是ギリギリ。
就算過了週期這些渣滓也不會就此從失調的腦殼裡滾蛋......
所以說,真是夠了。
那個小二,我可能需要一位獄卒先生和一間禁閉室XD

對現在這個工作,似乎已經到了げんかい限界(就是極限)地步。
再也忍受不了昏昏欲睡的無聊感,
再也忍受不了五花八門的雜事,
最重要的,再也不想因為門可羅雀被無端牽連。
一直以來最讓我跳腳咆哮的,就是關我屁事情境發生的那個當下。
不要跟我說因為妳比較有時間所以由妳來做好嗎.........
閒閒沒事不是我願意,而掃蜘蛛絲畫表格縮圖整理會員資料等從來都是我最討厭的事!
壓力或許可怕,但無端的精神壓力是最沒實際價值的。
打掃環境、更新網拍、折衣服、應付客人......一年的時間去學,我想也很夠了。
追根究底,都是因為日檢一級沒考過,如今不過是個人造業個人擔。
今年一定會過,有目的的努力肯定更有效果。
放馬過來啊你個死聽力*揮拳

體育賽事高潮迭起,演藝新聞五光十色,政治批鬥沸沸揚揚,
2007年的台灣不但天氣熱烘烘,人心也燒燙燙。
那個誰要來開演唱會真High那個哪裡驚爆屠狗事件天殺的那個法拉利車子又出毛病搞屁那個龜梨和也又接吃不不討好的工作無言那個弗雷是有什麼必要死羅琳姐妳解釋給我聽......
發薪日比不上期中考最後一科結束的鐘聲,
想要單純開心一天,竟然這麼難。
原來是日子在謀殺快樂。
所以我需要朱蒙和柯博文,需要他決戰千里的豪氣他維護和平的正義。
那會讓我想起多年前,一樣是夏天,
白天跟著梅利號航行,晚上醉倒在蘇夢枕美麗溫柔的刀夢中。

五月天前兩天揮霍著汗水帶一票人離開地球表面,
可你知道青春啊,早就壓在志明與春嬌那張CD盒裡。早乾了。

瑪莉吃土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